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北京长城保护调查 让人欢喜让人忧_荔枝网新闻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01-11 01:21
  • 来源:未知

  写在国歌里的文物就一个——长城。长城的保护和利用,已超出文物保护和利用的层面。

  近年来,一些坍塌或受损的长城正得到逐步修缮,但长城保护的现状仍然不尽人意。重新认识长城,从更高层面保护、利用长城尤其是长城北京段,已经刻不容缓!

雪后箭扣长城美如画。王全福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斌、魏梦佳、赵琬微

  北京之壮美,不仅在于它有从辽金到明清的历史遗存,有数不清的名人轶事、故居会馆,有金碧辉煌的明清皇宫,更在于有500多公里长的万里长城最精华段。

  万里长城,无疑是一张北京名片、中国名片。

  不到长城非好汉,而长城的现状究竟怎样?

  自北京城东北绕至西北,一条“游龙”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因为拱卫京师的缘故,北京段长城历来受到高度重视,多次加固,尤其是明代为巩固国防将修筑北京段长城当作国家大事,使之在规模、质量和布防密度等方面都十分出色,也因此成为“万里长城之冠”。

八达岭长城秋色。李斌摄

  长城资源调查显示,北京地区现存墙体总长度为573公里,其中明长城526公里;长城遗存2356处,包括长城墙体、单体建筑、关堡和相关设施等,分布于平谷、密云、怀柔、昌平、延庆、门头沟等6区境内。2006年,北京长城段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对历史文化有浓厚兴趣的新闻人,记者从2017年开始,多次实地探访北京段的多处长城。所见所闻,令人颇有几分感触。

  作为国家级文物,长城不愧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巍峨壮丽,多姿多彩,穿越千年依旧巍巍伫立,长城凝聚的民族精神更是穿越时空直至久远……

2017年4月11日无人机航拍的慕田峪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而长城保护、利用的现状借用一句歌词形容,就是“让人欢喜让人忧”——近年来,在崇山峻岭之间、人迹罕至之处,一些坍塌或受损的长城正得到逐步修缮。然而,尽管政府采取种种措施加强对长城的保护和修缮,但是现状仍然不尽人意:一些长城缺少保护和修缮、险情不断;人们对长城的丰富性还欠缺认识,对长城的保护、开发和利用还存在一定的误区,对长城文化、长城精神的挖掘亟待上升到更高层面。

  重新认识长城,从更高层面保护、利用长城尤其是长城北京段,已经刻不容缓!

雪后箭扣长城美如画。王全福摄

  找到破解长城年代的“钥匙”

  “北京北部山区的古长城遗址,应该得到进一步系统的研究和必要的保护。在妥善保护的前提下,古长城的某些地段可以开发,作为明长城的附属旅游项目,丰富北京的长城旅游文化。”

  2017年的一天,一则消息,让记者眼前一亮:耗费37年之功,3卷本《北京历史地图集》终于出版。《北京历史地图集》是已故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侯仁之教授及其所率领的历史地理学科研团队,历时37年时间完成的一项重大科研成果。全套书文字75万字,地图460幅,历史照片100余幅。

  这则报道提到,在北京境内确定有北齐长城的存在。北齐长城?以前只听说过秦长城、明长城,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北齐长城?

  好奇心驱使记者专门约了侯仁之先生的学生、北京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唐晓峰见面。那是一个阴雨天,在五道口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记者见到了唐晓峰教授,边喝咖啡边聊,随后又去了他在北大校园里的办公室。

雪后的古老箭扣长城如诗如画。卜向东摄

  一般在北京地区所见的明长城,修筑整齐,有高大砖石墙体和空心敌楼。唐晓峰与团队其他成员在编绘《北京历史地图集》的工作中,注意到北京北部山区有一些与一般所见明长城显然不同的古长城遗址。

  “最开始是密云一位退休教师张伯丞发现的。”唐晓峰说,过去这些年,他和同行、学生一起实地踏勘30多次,最终确定了北齐长城在北京境内存在的证据,并绘制出了具体的走向。

  原来,公元550年,高洋废东魏孝静帝,自己即皇帝位,建国号齐,称齐文宣帝,改元天保,首都依然定在邺(今河北临津西南)。后代史学家为区别南方萧道成所建齐朝,称之为北齐,也叫高齐。北齐王朝建立后,承东魏疆土,领有今洛阳以东的河南、山西、河北、山东和辽宁、内蒙古各一部,南邻梁朝,公元557年梁亡后为陈;西接西魏,公元556年西魏亡后为北周,东滨渤海,北与柔然、契丹、突厥、库莫奚毗邻。高洋一方面在政治上采取措施,严禁贪污,制定齐律,建立州郡,稳定内部;另一方面,为巩固防务,首先进行军队整顿,加强对游牧民族及对西魏、北周的防御,立国27年中,连年出击北方强敌柔然、突厥、契丹,取得节节胜利,在出击北方强敌的同时,为巩固北方边防和防御西部的北周,曾先后在北部和西部多次斩山筑城,断谷起嶂,修筑过长城。北齐所筑长城规模很大,仅稍次于秦长城。

  唐晓峰送记者一本他与人合著的书《北京北部山区古长城遗址地理踏查报告》,书上一张张彩色照片,清晰可见分布在昌平、密云、延庆等区的古长城遗址:倾圮十分严重、仿佛碎石块“砌”成的古长城或者石垒城垣,犹如一条游龙一样,在一条条山脊上蜿蜒分布,两侧都是绿色植被,因而这“游龙”就显得格外醒目。

  一张照片上,是“历史见证人”指捏纹瓦:一块略微弧形的瓦片上,清晰可见当年工匠指捏留下的凹陷痕迹。这些倾圮严重的石垒长城究竟分布在哪些地段?它们是何时所建?它们与高大的明长城又是什么关系?

  唐晓峰与团队从2004年起开始展开实地调查,最早从明万历年间有人记载、“瓦砾纵横,微有雉堞”的“秦皇之址”即昌平西部北西岭遗址开始,而且把重点放在寻找人造器物和测年标本上,对当地发现的陶瓦陶片进行了分析鉴别,有指捏纹瓦、素板瓦、筒瓦等。

  “那里扼守在蓟城通往怀来的古道上,北齐时将长城建在那里,可能和当时的防御目的和筑城能力有关。”唐晓峰说。

箭扣长城秋色。卜向东摄

  门头沟大村遗址、门头沟大村城堡以西长城遗址、门头沟德胜寺遗址……按照“十里一戍”的记载,专家们在门头沟、密云多个地点找到了北齐长城的城堡遗址。

  《北京北部山区古长城遗址地理踏查报告》记载了27处古长城遗址,配有大量图片和遗址地图、遗迹示意图、遗址分布示意图、剖面示意图和图表等,是一本考证严谨的学术书籍。

  “长城城堡中指捏纹瓦的发现,为我们判定长城遗址的年代提供了重要依据。系列城堡的发现,使我们对北京早期长城遗址的构造和戍卫特点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唐晓峰说。

  历史上,在山西大同、山东济南、河北漳县,都发现过北齐时期的“指捏纹”房瓦。2006年在北京旧城西部原蓟城所在的白纸坊桥南护城河底中水管道工程工地发现唐代河道,河道沙砾层中发现了指捏纹瓦。同年,广安门广益大厦工地也出土了位于汉代地层之上的指捏纹瓦,专家认为当属于北齐时期。

  “这些瓦的年代可以确定长城的年代,我们找到了那把破解长城年代的‘钥匙’,初步解决了长久以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唐晓峰说。

  在这位权威专家看来,北齐长城沿线的城堡和墙圈分为三级:一是有瓦的城堡,二是没有瓦、可能只有一些草顶的房屋,三是位于山顶上的小型墙圈,面积在200平方米以下,小的只有数十平方米。“北齐长城的建筑规格并不一致,有的地方比较高大,有的地方十分瘦窄,而且在很多地段尽量依托自然山体,在一些山势险要、林密难行的地段则没有筑城。在一些山脊上往往只在鞍部筑墙,山尖陡峭之处并不筑城。建筑方法上,多用石块干垒之法,省工省水,减少工作量。”

  明朝利用了大部分北长城的基础,进行大规模改建,使北京地区的长城蔚为壮观。专家指出,《隋书》卷三十《地理中》在涿郡昌平县、渔阳郡无终县、北平郡卢龙县、安乐郡燕乐县与密云县下均注明“有长城”,这5个县的位置恰在今天北京昌平、密云、天津蓟县、河北卢龙一线。

两名外国游客从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地区蟠龙山长城的306号敌台旁经过。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隋朝是继北朝而立,前朝长城还清晰可见。在这些地方经过的长城不会是燕秦长城,只能是北齐长城。”唐晓峰呼吁,整齐雄伟的明长城和原来低矮的石垒长城形成鲜明对照,石垒古长城遗迹今天大多已经无人理会,所有长城旅游开发的地段都是明长城部分,但是对于完整的长城历史研究来说,那些更古老的长城遗址却有着更重要的意义,亟待保护和开发。“这些古长城遗址,虽然没有明朝长城的高大整齐,但其嶙峋的墙体却有着更加古老的韵味。其历史意义、文化价值都非常高。”

  “北京北部山区的古长城遗址,应该得到进一步系统的研究和必要的保护。在妥善保护的前提下,古长城的某些地段可以开发,作为明长城的附属旅游项目,丰富北京的长城旅游文化。”这位专家继续呼吁。

2017年4月11日无人机航拍的慕田峪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抗战“长城”,要重新挖掘

  战争残酷的印迹就在眼前,而长城的巍峨更是令人震撼。长城犹如一条巨龙在山峦间盘旋,忽上忽下,巍峨壮观:这历经多个朝代、见证无数血雨腥风的巍巍长城,正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精神的象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北京历史文化遗产是中华文明的金名片。为此,北京确立了三个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并相继或即将出台有关规划。

  记得2017年七七事变80周年前,记者驱车近2个小时去密云探访潮河之畔著名的古北口。

  “地扼襟喉趋朔漠,天留锁钥枕雄关”,古北口是长城上最著名的关口之一,是北京与东北地区往来的咽喉要道,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地区蟠龙山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1933年,盘踞在我国东北的日寇侵占热河后一路长驱直入。在喜峰口﹑古北口等地,长城抗战爆发:是年3月,北京地区抗战第一枪在古北口打响。这是长城抗战中战时最长、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役。

  密云区党史办主任郭生河说,先后有4万余名官兵奋勇抗击日寇,伤亡万余人,毙敌数千人,战况极为惨烈。

  “那是一场激战中的激战,战斗持续了两个多月,打破了日本鬼子‘一个星期拿下古北口’的迷梦……”2008年起担任讲解员的古北口村村民刘宪娥说。

  沿着崎岖山路,记者登上古北口附近蟠龙山长城一处制高点——将军楼,80多年前,为争夺这处制高点,敌我双方展开殊死搏斗。

  十米见方、满目疮痍的将军楼保留了80多年前的原貌:一层顶上赫然一个直径一米多宽的炮弹洞,墙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弹坑;一块斑驳城砖上,留着日寇刻的汉字——“步兵十七联队占领”。可以想象,当年这里曾经发生的战斗之惨烈:日寇动用了飞机、大炮、坦克,疯狂进攻;我军坚守阵地,顽强狙击来犯之敌。

  战争残酷的印迹就在眼前,而长城的巍峨更是令人震撼。左蟠龙、右卧虎,在将军楼上极目四眺,重峦叠嶂,气象万千,长城犹如一条巨龙在山峦间盘旋,忽上忽下,巍峨壮观:这历经多个朝代、见证无数血雨腥风的巍巍长城,不正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精神的象征吗?

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地区蟠龙山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当时的长城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尸身。”68岁的村民张玉山说,父辈告诉他,战斗持续两个多月,村里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将几百具阵亡将士的尸骨收殓,合葬于长城脚下。

  “入土为安,一层芦席,一层遗体……”被百姓称为“肉丘坟”的“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2015年8月被列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公墓大门上是一副黑色挽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

  这铁血精神,不正是长城精神的写照?

  仿佛就是这精神的印证——距离将军楼不远处,一条乡间公路旁,形似帽子的帽山虽然不高,却格外陡峭。山脚下,一块白色大理石材质的“古北口长城抗战七勇士纪念碑”耸立,在青山绿水间格外醒目。80多年前,日寇在此遭到顽强狙击,用飞机和重炮疯狂轰击、以死伤百余人的代价艰难攻克山头,结果发现狙击者竟只有7名的中国士兵,已然战死。侵华日军被中国军人忠勇为国、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打动,将遗体埋葬于山前,并在坟前竖起木牌,题字“支那七勇士之墓”。

  “电影《集结号》还约定吹号撤离,这里没有集结号。7个中国士兵凭一挺机枪、几支步枪,勇敢担负起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直至全部壮烈牺牲……”回忆历史,郭生河感慨万千。

三面墙已经坍塌,仅剩下砖头参差、孑然独立的一面墙,整体基础下沉、墙体严重开裂,岌岌可危的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地区蟠龙山长城的306号敌台。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从1933年3月5日中日军队接战,到5月19日密云县城陷落。历时75天的古北口战役中,中国军队不畏强暴、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

  纪念碑前,一株株鲜艳的秫秸花怒放,生机勃勃……“古北口一役,虽以失败告终,但将士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虽败犹荣!”密云区党史办原调研员林振洪说。

  恢复重建的古北口北关关口巍峨壮观,也是长城的一部分。相传宋嘉祐五年即1060年,欧阳修自汴京出发,直奔古北口,在这里登上峰顶,望长城内外,思乡之情油然而生,留下了“古关衰柳聚寒鸦,驻马城头日欲斜;犹去西楼二千里,行人到此莫思家”的诗句。古往今来,无数帝王将相、文人墨客从这里进出,或远赴关外,或抵达京师。康熙、乾隆等清帝前往承德避暑山庄,也是从这里走过。

  铁血精神,自古就有传承——北关关口一侧的杨令公庙,记载了辽宋时期一段众所周知的历史:杨令公庙初建于辽太平五年(1025年),庙门两侧白墙上的“威震边关”4个大字格外醒目。当地干部介绍说,这是杨令公战死沙场后,虽为敌对一方,辽国有感于其忠贞爱国情怀为其所建。农历九月十四是杨令公的生日,当地百姓自发为其庆祝,逐渐形成规模盛大的民间庙会,每年吸引周边地区众多民众参加。

  爱国精神,一直在传承。有关资料记载: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密云人民前赴后继,先后有3000多人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7600多名抗日群众献出生命。

  “全面抗战爆发后,北平虽被日寇占领,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直战斗在长城内外。1945年,日寇投降,苏联红军和冀东抗日根据地承兴密联合县政府在古北口接受了日军投降。”林振洪说。

  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经过多年努力,如今9000多人的古北口镇已经成为全国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作为生态涵养区,旅游业已经成为这里的支柱产业。距古北口约60公里外,京沈客运专线正紧锣密鼓地施工。未来几年开通后,包括古北口在内的北京密云,这块光荣的土地,将踏进高铁时代……

雪后的箭扣长城别具韵味。蒲东峰摄

  最险长城:修缮,更要“开发利用”

  根据游客徒步、探险习惯,结合长城自身险峻程度和观看角度,架设辅助性栈道及观景台,既可满足游人近距离感受长城的沧桑魅力,又可以使长城免受人为的攀爬破坏;其次在西栅子村修建长城文化展馆,展示长城文化

  “这长城都有400多年了。”81岁的卢天来老人,在长城脚下居住已经是第10多代了,祖先是从山西逃荒来的。

  西栅子村5大队,北方明媚阳光下,这个长城三面环抱的自然村显得格外安宁,路边,花开得正艳,一根电线杆上挂着一个指示牌,上面写着民俗户的名字和电话。山居、宾馆……不少民居上的广告牌格外醒目。

  这个村子守护的长城,就是万里长城最著名险段之一的箭扣长城——距怀柔区约30公里的箭扣长城位于京郊怀柔区西北的八道河乡境内,海拔1141米,由于整段长城蜿蜒呈W状,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是各种长城画册中上镜率最高的。

以险著称的怀柔箭扣长城。李斌摄

  路边、院子门口,偶尔能见到“老外”在和村民询问什么,村口的停车坪上,停放了近10辆越野车或者小汽车,不时有背包客上车或者下车……

  “村子里住了10多户‘老外’,一租就是5年或者10年。”当地了解情况的同志说。

  卢大爷早年当过村支书,一直到1998年才“下来”。如今的村支书,是他的大儿媳妇。“原来一般没人破坏,后来搞开发,人多了,尤其是年轻人来爬长城的多了,有些破坏,现在管理了,不多了,大多数人能把垃圾带走,也有不自觉的。”

  老支书有两儿两女,8亩地1000块钱一亩租出去了。“几年前干民俗户,一年能挣三四十万元,大儿媳妇当村支书以后就不做了。”

  前往箭扣长城的山路两侧都是果树,路边一道铁丝网引起我们的注意,上面挂了两块约一米宽的纸牌子,上面写着:“摘栗子者罚款一百元,折枝五百—一千元”。

  “这都是村民自制的,修长城搬运砖,得给他们交买路钱,不交不让过,只能由中标单位和他们谈,从他们中标的经费里出。”怀柔区文委副主任郭大鹏解释。

  山路确实有些陡峭,路上还撒满了落叶,尤其下山时候脚踩在上面有些滑,有时候人不由自主地小跑起来。有经验的人拿根树枝或带根拐杖做支撑,确实能起到平衡的作用。

  记者登上的长城段,是箭扣146号敌楼至150号敌楼及长城段,也就是从“天梯”至“鹰飞”倒仰一段,总长约1003米,地势十分险要,是北京段长城之精华所在:这里关隘设计严谨,敌台密集,扫黄现场美女如云,工艺精湛,但因早年人为的破坏以及自然冻融、开裂,敌楼、敌台、边墙砌筑墙体坍塌损毁严重,多处出现安全隐患。

  “如不及时进行抢险加固,很可能全部坍塌,并且这里每年都多次发生游人伤亡事故。”2014年由怀柔区文物管理所编制的抢险修缮工程立项报告这样指出。

  报告里一张张图片,形象展示了箭扣146号敌楼到150号敌楼及长城段各个敌楼的残损状况,令人“惨不忍睹”。

  登上“修旧如旧”的敌楼远眺,一座高大山峰上,因箭扣、擦石口、西大墙三路长城在峰顶交汇而成的“北京结”清晰可见:左侧那条就是内长城,一直往西,直奔门头沟,再往西就是嘉峪关;我们脚下的长城是往山海关方向……

  远处的长城被称为“西大墙”,远看,墙壁雪白,犹如一条白龙。“那是条石堆砌的。”郭大鹏解释。

怀柔箭扣长城“西大墙”,墙壁雪白,犹如一条白龙。李斌摄

  “这里的水泥灰已经有400多年了。”60出头的程永茂做长城维修已经有10多年时间,老人年纪虽然最大,爬长城却走在最前面,“这里的长城主要是拱卫十三陵。”

  据说,长城修缮一延米的成本要两万元。“这样的砖,一人两块,60斤,背上来,搬运费高。”程永茂指着长城城墙上的青色地砖说。

  箭扣长城最有名的一段,是“箭扣天梯”和“鹰飞倒仰”,天梯就在眼前,几乎呈垂直状,陡峭难攀。眼睁睁看着一位背包客从天梯上手脚并用爬了下来,不禁为之捏把汗:这是一位来自北京郊区的驴友,喜欢只身一人爬长城……

  就在山谷间,不时能看到苍鹰翱翔,“鹰飞倒仰”果真名不虚传。

  郭大鹏说,未来5年,将修缮重点确定在对箭扣长城保护、利用和展示上,积极争取国家级、市级文物保护专项资金,把箭扣长城修缮工程打造成全国精品示范项目。

  根据不同地形地貌和保存现状进行多样设计,经过认真筛选,按照轻重缓急和便于管理的原则,计划投资1.5亿元,分5段对箭扣长城进行修缮,全长7728米,敌台51座,贯穿整个箭扣段长城。

雪后的箭扣长城别具韵味。蒲东峰摄

  该建的建,该修的修,该用的用,这是文物保护的原则。作为国家级文物,长城不仅需要修缮,更需要开发利用,在不断利用中、在善于利用中才有可能实现更好地保护。

  “我们计划打造长城体验区,把箭扣长城作为长城体验区的首选点进行建设,在保护利用上摒弃‘旅游景区’的模式,按照高端长城文化体验区的定位,以‘保护为主,适度建设’的理念进行保护、传承和利用。”郭大鹏说。

  在怀柔区文委的规划里,长城体验区的建设,首先将根据游客徒步、探险习惯,结合长城自身险峻程度和观看角度,架设辅助性栈道及观景台,既可满足游人近距离感受长城的沧桑魅力,又可以使长城免受人为的攀爬破坏;其次在西栅子村修建长城文化展馆,兼具接待中心功能,通过图片展览、文物展示、书籍展卖、旅游产品售卖等不同方式,展示长城文化。

  “同时我们将建设箭扣长城大型实景演出场地,以艺术形式回顾和演绎大气磅礴的历史风云、边塞奇观、民俗民风,以充满视觉冲击力的艺术作品,引发观众心灵震撼,从而留下深刻印象,演出可借鉴外地成功经验,实现顶级艺术家与当地农民群众的相互结合,共建共享,形成和谐互利的良性格局。”郭大鹏描绘出一幅未来图景。

  长城文化带是修缮示范带、文化展示带,也是旅游体验带、生态保护带、富民产业带。

  “仅怀柔区域内长城64.5公里,就有单体建筑284座,城堡22座,不可移动文物69处,碑碣石刻108块。长城周边还有明代板栗园、有古堡的长城古村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长城的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太多和长城有关的故事、古村传说亟待搜集整理。”郭大鹏说,长城修缮刻不容缓,就以怀柔为例,除少数长城进行旅游开放外,目前绝大部分都处于自然状态,因长期经风受雨,地壳变动,灌木滋生,多数墙体损害严重,抗自然能力减弱,有的已经倒塌或濒临倒塌,甚至消失,加强对长城本体的修缮已迫在眉睫。

工作人员在对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东沟段长城的敌台进行测量和文物病害分析。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险”情不断,亟待加强顶层设计

  通过环境整治、抢险性修缮,部分长城段的安全隐患得到消减,历史景观已得到恢复。但由于几百年的自然侵蚀,大部分长城段仍具隐患,难抵风雨,抢险修缮任务依然艰巨

  长城修缮,仍在进行中。

  2018年8月的一天,记者又应邀赴密云新城子镇,探访正在修缮的东沟段长城。由于人为破坏以及自然冻融、开裂,这里的敌台、边墙等砌筑墙体坍塌损毁严重,结构多处出现安全隐患,急需进行必要修缮加固。这次抢险修缮主要针对东沟段的209号至213号敌楼以及204号至213号敌楼之间的长城。

正在修缮的密云东沟段长城。李斌摄

  新城子镇与河北滦平、承德、兴隆三县接壤,“一脚踏四县”,是北京第一缕阳光升起的地方。明朝时,这里就是战略要地,古堡密集。今年起,东沟村北一段近千米的长城开始修缮。因地势险峻,车开不进山,几十万块修缮所需城砖只能依靠最原始的骡驮、肩扛方式运至施工处。

  北京500多公里长城,其中一部分是京冀两地的交界线,东沟段长城就是这样。由于北京一侧交通更加不便,我们从河北一侧上山。车队沿着村路行驶到一处停车处,在道路旁一字排开,无法再往上开了。

  我们到时,14头骡子已经都“背”上了沉甸甸的长城砖,每头骡子的背上都有两个方筐,各装了6块长城砖,大约有300斤。

运送长城砖的骡队。李斌摄

  骡子是从附近村庄农民那征集来的。54岁的农民杨成海就是其中一位。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老杨拄着根粗树枝,一边大声吆喝赶骡子,一边吃力往上走。蜿蜒山路上,骡队依序而行,响起“嗒嗒”蹄声。

  由于背的东西太沉,可以清晰地看到骡子肚皮的急促“呼吸”、喘着的粗气。骡队缓缓上行,骡子不时驻足休息,走走停停……村民告诉我们,工程实施以来,已经有两头骡子“累”倒了。

  “骡子走不动,卸下两块砖吧!”有人喊。

  一位赶骡人赶紧走到骡子旁,从两边筐里各抱出一块砖,放在路旁……

  终于走到一处平台,这里有抽水机从村里抽水上来形成的水坑,骡子可以在这里及时补充水分,而通过电泵,水一直可以沿着水管往上被抽到长城墙体下。

  抬头向上望,不远处山峰上耸立着残存的敌楼,近处,密林中一条羊肠小道通往长城。由于前段时间刚下过雨、密云降雨量还位居北京市前列,小道上遍布深浅不一的蹄印,泥泞不堪。

  幸好出发前一天,北京市文物局的同志提醒记者要带适脚轻便的鞋,携带矿泉水、食物,背有一定容量的双肩包,还要准备手套。记者带了一副耐磨的手套,在上下攀爬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无论是上爬还是下行,往往都要用手拽住路旁的树才行,一位当地人给了记者一根硬木棍做登山杖,也非常管用。

  一路跟着骡队,抵达长城修缮处。到这里,要再往上运长城砖,就只能靠人扛了。这段长城的最低处是一处水关,两面长城正在修缮,左侧的长城俨然是石块长城:城砖坍塌后,内包的石块都裸露了出来;右侧的长城沿山势往上,一块块木板横搭着,便于工人通行,10多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城墙上忙着拌白灰、砌城砖,有的墙体已修补完整,露出城砖。

工人在抢险修缮北京市密云区的明长城东沟段,因为地势险峻,只能靠人工把城砖搬上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为了到达最近山峰上的敌楼,记者沿着陡峭的山间小道继续往上走,扯着树枝,手脚并用,又经过20多分钟,终于到达敌楼:敌楼损毁严重,一角有坍塌,用木棍支撑着,工作人员反复提醒大家不要往那个角落去;通往敌楼顶层的梯子已经坍塌了一半,只能借助一侧的缝隙,在别人的托举下爬上去。登上敌楼顶层,竟然有黄色的小花绽放,极目四眺,周围群山起伏,沟壑纵横,又一个气象万千……

正在修缮的密云东沟段长城。李斌摄

  两次修缮现场的探访,让记者感受到了长城修缮之难:由于长城多建在险峻之处,不少人迹罕至,地势复杂,修缮起来十分不易。

  “长城基本都在山区,许多地段险峻,施工难度很大,但施工季节很短。”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东沟长城段项目负责人张保如说,正因为如此,50多名工人都是早上五点半就出工,天黑才能休息。

正在修缮的密云东沟段长城。李斌摄

  “刚到这时,根本没有路,大家是拿镰刀、铁锹现开路,修长城的路可以说是人踩出的。”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古建专家万彩林说,水是利用水泵一级级抽上来,电则要靠发电机,但最难的还是运材料,因为地势垂直高度高,机械进不来,只能靠“车、骡、人三级接力”。

  尽管不易,人们一直在行动。

  据北京市文物局介绍,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间,北京累计投入资金3.74亿元用于长城修缮保护,重点修缮了怀柔河防口、九渡河、青龙峡长城、密云古北口长城、延庆九眼楼、八达岭长城、平谷红石门长城、昌平流村长城、门头沟沿河城长城等。2015年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北京市高度重视长城沿线抗战遗址的保护工作,陆续对爆发古北口战役和南口战役的密云古北口长城卧虎山段、蟠龙山铁门关段、昌平区南口流村段长城进行了抢险加固和修缮,使长城抗战遗迹得到了有效保护。

正在修缮的密云东沟段长城。李斌摄

  通过环境整治、抢险性修缮,部分长城段的安全隐患得到消减,历史景观已得到恢复。但由于几百年的自然侵蚀,大部分长城段仍具隐患,难抵风雨,抢险修缮任务依然艰巨。

  主要以苹果业和进城务工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东沟人,对长城修缮寄予厚望。

  “长城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修缮不易,要好好保护。”东沟村党支部书记秀海青说,村里已经制定发展规划,希望长城修好后,能凭借这张历史文化“金名片”和企业合作发展乡村民俗旅游度假,建设集乡村度假、生态观光、娱乐休闲、户外运动为一体,具有农耕文化特色的生态乡村旅游地,促进村民就业和增收。

工作人员在对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东沟段长城的敌台进行测量和文物病害分析(无人机航摄)。新华社记者罗晓光

  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有了路线图

  “我们要站在传承延续中华文明的高度,肩负起光荣使命,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份宝贵遗产保护好、传承好。”

  老城、三山五园地区、长城北京段、中国大运河北京段、京西古道、燕山文化景观区域(明十三陵、银山塔林、汤泉行宫等)、房山文化线路、南苑文化景观区域(南苑及南中轴森林公园地区)、国际文化景观区域(北京商务中心区及三里屯地区)、创意文化景观区域(望京、酒仙桥及定福庄地区)……这是2017年国庆前夕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规划的北京十片重点景观区域,“长城北京段”位列其中。

  “有计划推进重点长城段落维护修缮,加强未开放长城的管理。对长城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内的城乡建设实施严格监管。以优化生态环境、展示长城文化为重点发展相关文化产业,展现长城作为拱卫都城重要军事防御系统的历史文化及景观价值。”

  北京城市新总规对“长城文化带”提出了上述要求,虽只有短短108个字,内涵却极其丰富。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右一)介绍北京境内长城保护情况。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要知道,北京地区的长城始于战国时期的燕国,目的就是为了抵御东胡、山戎等游牧民族的侵扰。秦代以后的许多朝代都在北京地区修建过长城,长城修筑工程最为浩大壮观的非明代莫属,那时明代北京城的北面就是国防前线。

  北京市文物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北京域内的长城墙体及与长城不可分割的各单体建筑、附属设施、相关遗存等,其中约超过半数已处于严重损毁甚至濒临消亡的状态,还有约40%相对保存状态一般,也因常年失于及时修整而隐患重重,很难挡御风雨年复一年的摧残,剩下不到10%的长城本体、附属设施、相关遗存,基本属于已得到抢险性修缮或已开发利用的段落。八达岭长城自1958年对社会开放以来,共接待世界各国元首500余位,国内外游客达2亿余人次。

  “中国的线性文化遗产,体量最大的就是两个,一个是大运河,一个是长城。”最近几年,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一到周末就喜欢去爬长城,“现在要加大对北京长城段的抢险,现在就是先救命,后治病,先救命就是防止突然坍塌。”

  长城是我国重要的地理和文化标识,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长城保护尤其是北京段的保护、利用,还需要进一步引起社会各界重视。

工人在抢险修缮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的明长城东沟段。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写在国歌里的文物就一个,就是‘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是把民族精神注入了一个文物。长城的保护和利用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它已经超出文物保护和利用的层面了,应该从更高的层面看这件事情。”舒小峰说,不少长城沿线地区地处偏僻,经济欠发达,“长城保护、传承和利用,还有物质层面的作用,就是在做好保护工作时,怎么跟长城沿线老百姓脱贫、改善民生、发展经济结合起来。”

  文物需要保护,同时需要传承和利用。

  长城文化带的建设,不光是文物保护、本体保护、物质层面的概念,还有传承问题,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传承,就是长城历史文化内涵的发掘、传播、宣传。

  利用是什么样的利用?是低端利用,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破坏性使用,还是加强规划、有序管理?这些都是迫切需要研究的问题。北京市文物局透露,长城文化带的保护与利用是北京市文物保护的重要内容,已将长城抢险修缮列入“十三五”文物保护重大工程项目,将进一步加大资金投入,进一步推进昌平南口、密云古北口、怀柔箭扣长城等抢险加固工程,同时进一步落实北京市辖区内长城沿线各区、乡镇政府在长城保护工作中的主体责任,强化市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职责,鼓励全市单位和个人以各种形式参与长城保护工作。

  2017年4月11日无人机航拍的慕田峪长城。新华社记者罗晓光摄

  长城保护正引起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2018年12月中旬,北京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北京市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2018年—2035年)》。其后第三天即2018年12月15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市长陈吉宁、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等一起来到延庆区,冒着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严寒,登上花家窑子段长城,就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工作进行调查研究。

  蔡奇强调,长城上下两千年、纵横数万里,是人类历史上宏伟壮丽的建筑奇迹和无与伦比的文化景观,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不到长城非好汉”体现出所有中华儿女以万里长城为荣耀的文化自信。北京地区的长城保存最完好、价值最突出、工程最复杂、文化最丰富,“到北京看长城”向来都是世界了解中国的必选项。我们要站在传承延续中华文明的高度,肩负起光荣使命,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份宝贵遗产保护好、传承好。

  晨曦中的箭扣长城壮观美丽。 新华社发

  一幅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的“路线图”,已经跃然纸上:

  ——要实施好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规划并同步制定行动计划,压实责任到相关区和部门。要把加强遗产保护放在首位。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严格落实《长城保护条例》,建立系统规范的长城记录档案,积极采用新技术应对自然和人为因素影响。进一步摸清底数,开展分层分类保护,贯彻最小干预原则,优先抢险加固有坍塌风险的点段。市文物局要确定修缮任务,争取风险点段早抢救、早保护。加强监管,杜绝私自开发,防止盲目修缮,对古长城造成“二次伤害”。把保护生态作为重头戏,立足“两山四水十八沟”,大尺度造林绿化,逐步恢复“居庸叠翠”“岔道秋风”“上观积雪”等生态文化景观,打造“生态长城”。

  ——带动区域发展。做好热门景点的游客分流,抓紧开拓古北口长城、箭扣长城等新的国际精品旅游线。聚焦核心,打造集中展示长城文化精华的优质景区。深入挖掘长城文化内涵,支持长城博物馆、陈列馆建设,办好长城文化节等特色主题活动,鼓励发展有利于展示传播长城文化的产业。注重维护好沿线村落利益,探索与长城文化融合发展模式,改善沿线村庄生产生活条件,不断增强村民获得感。

  ——加强统筹协调。北京市推进全国文化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研究长城文化带保护发展有关重大事项。北京市文物局要加强业务指导和工作监督,相关部门要主动认领任务,予以支持。各区要落实属地责任,严格依法开展长城保护与管理。要注重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发挥志愿者队伍作用,完善京津冀保护长城合作机制。

  ……

  人们,对长城尤其是“长城之冠”——长城北京段的未来充满期待!